LayBack

迷妹而已~

【贺红】雨中的故事

短篇,因为是许多年后成熟了的两人,所以算是ooc
脑洞来自某个推荐歌单,情深深雨蒙蒙中一首歌。
歌名即文名,歌词挺好的
文笔渣,也就只能玩歌词,可能会玩崩
废话太多了,上文吧

.

.

.

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没想过会再见到他。

八年前的夏天,我招惹上了这辈子最不该招惹的一个人。从此以后,我的人生完全被这个叫贺天的混蛋搅乱得一塌糊涂。

我打了他兄弟喜欢的人,把人砸进了医院,这的确是我没有想到的。

于是他就把我打了一顿,然后假惺惺地告诫我好自为之。虽然超级不服气,但说实话我其实并没有把这件破事放在心上。

我打的架多了去了,赢一场输一场,对我来说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事。

可是谁能告诉我,为什么打人的那个把这点儿操蛋的鸡毛蒜皮当回事儿了?

气势压制,武力威胁,强迫我为他做这做那。跑腿,做饭,甚至上床。

他以为他是什么东西。不过是……不过是凭着老子……喜欢他罢了。

.

.

贺天霸道地侵入我的人生,像瘟疫一样从四面八方渗透进我的生活,赶不走甩不掉。

我讨厌这样无力反抗的自己。

但我更讨厌软弱没用放下自尊没出息的,心动了的自己。

我不能理解这种原本在我眼里畸形的感情,更不能理解这颗一面对着贺天就怦怦跳动的心。

可我不得不承认,贺天挤走了我许多年来不愿正视的孤独,填满了我生活中被刻意忽视的寂寞。我其实,一点也不讨厌这样的生活。

但是我清楚得很,他不会喜欢我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

太明显了,他像护犊子似的护着那个黄毛,那个黄毛又像要了命似的护着那个叫展正希的。

原来他也像我一样,正在经历一场无果的单恋。

.

.

然后生活出现了巨大的转折点。

好像是个周末的早晨吧,从熟睡中被滂沱大雨和连环夺命call吵醒的我异常烦躁,接起电话的口气自然不会好。

贺天没有生气没有嘲讽,他要我去给他做顿早餐。

我大骂他神经病,下这么大雨我才不要去。

“莫关山,就这一次,我会等你。”

他认认真真叫我的名字。他的语气近乎哀求。

我彻底惊醒了。

站在他家门口被淋得半湿的我懊恼极了,还是心软的要死,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答应他无礼的要求。怎么他的一点风吹草动,都会是我忍不住的关心。

犯贱。你可真是悲哀。

我大概错过了贺天开门的一瞬间,他眼里满溢的喜悦的星光。

吃完早餐,我洗碗,他站在落地窗边抽烟,目光频频落在我身上。直到我站到门边换鞋要离开,没有人开口说一句话。

出了这门,这没出息的心情,该整理一下了吧。该放弃的,就别坚持了吧。

“红毛,别放弃我。”

声音极轻,我怀疑我听错了。

停下了正要关门离开的动作,回头发现贺天始终紧紧盯着我。

他走过来,用力抓着我两肩,眼里神色复杂。我看不懂,也不愿去理解,我只想挣脱,我不想总这么没用。

接下来贺天吻了我,由轻到重,我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我们从来没有接过吻,即使是在做爱做到最动情的时候,他总是避开我的嘴唇。

我心下明了,也是,初吻无论如何也都要留给最喜欢的人吧,谁会随随便便亲吻自己不喜欢的人。

所以此刻我有点懵。

他从我唇上离开时我还没有回神,他表情悲伤的捧着我的脸,手指轻轻摩挲,温柔的像是在对待,一件珍宝?
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到今天才后悔。相信我,等我,红毛,等我……一定……等着我……”

到了兼职的餐厅我才彻底清醒。贺天亲了我?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这都些什么操蛋事儿?

脑子乱了,头疼得很。不愿再去想,我从来信奉一切顺其自然。

.

.

我再也没见过贺天。

那个黄毛,不,见一后来和我混的特别好,他告诉我贺天那天下午被他老子扔出国了,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跟我有,什么关系?

嘿,我又在自欺欺人了。

.

.

但这个人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,看向我的眼神和八年前的一样又不一样。他又长高了变帅了,身材更好了,眉眼间英气逼人。

这八年,他似乎每一天都在前进着,可我却一直在原地,一动没动。

是啊,他让我等着他,我居然真的就等着了。多少次我尝试着往前迈哪怕一步,心脏会抽痛到浑身痉挛,非要我安静待在原地才肯罢休。

可笑,我控制得了我自己,却怎么都控制不了我的心。

“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。”

贺天的声音好听的很,低沉有磁性,比起八年前又混进了些成熟男人的韵味。

他手伸到我面前,我想对他微笑,却只能费劲的提起一度的嘴角。

“是啊,真是,好久。”

飞快的回握了一下抽回了手,贺天的手停在半空中,半晌才尴尬的收回外套口袋。

“有空吗?要不要,喝一杯?”

他何曾如此小心翼翼的发过问?这个男人太不像我认识的那个贺天了。

我朝后厨努努嘴,“你也看到了,我也不知道会忙到几点。今天太晚了,改天吧。”头也不回的转身进后厨。

后来前厅服务生小妹说,他站在那儿好一会,才慢吞吞的走了。

.

.

几天前见一叫我出去撸串,跟我这耍了半天混,长久的默契让我知道,他一定有话跟我说,并且很难开口。

“想说什么就说吧,再憋会儿你就憋死了。”我拿签子敲那一头黄毛,作为补偿我没有立马挥开他那双拍上我脸的油手。

“我跟你讲哦小红毛,嗝——”他喝了不少,想酒壮怂人胆,紧紧抓着我的手。我抬头猛灌一口啤酒。

“贺日天回来了。他要结婚了,就这个星期五。”

玻璃瓶在嘴边停住,我看了眼见一,一瞬间我觉得他根本就没醉,因为他看向我的眼神里明明就带着探询。

“展正希不让我告诉你,他说怕你难过。可是我觉得贺天的大事,你应该在场。”贱贱语重心长的拍着我的肩。

“好啊!去啊,有什么好怕为什么不去啊!”

“小红毛——”

“我倒是很想看看,什么人能收了贺日天。”

我硬是努力维持笑容,脸都僵了。见一一掌拍我脸上,“别笑了,太难看了。喝酒吧。”

我总是骗自己,一次又一次。我觉得起码要有人为我这八年的荒废做个交代。你明明要我等你,好,这就是我等来的结果,我认。

.

.

诶,忘了恭喜他新婚。哦,好像是,后天来着。我可真忙,都给忙忘了。

用繁重的工作麻痹自己的我如是安慰自己。

可是……是谁让你突然出现又把我的保护壳全部打碎的?!

.

.

事到如今,我才不得不承认,我从来没有放下过,原来我一直都放不下,或者说,根本没想过要放下。

这么想了想,心里更难受了。

酒精是最好的疗伤药。我有的时候挺同意这句话的。

高兴了喝点酒庆祝庆祝,不高兴了喝点酒发泄发泄。像我现在这情况,大概是努力想用酒精的灼热把眼泪蒸干。

脑子喝坏了才好,失忆了更好,我就再也不会被这段抹不掉的回忆来来回回的折磨了。

.

.

后来我是在酒吧的厕所里醒来的,猛地抬头却狠狠磕上了脑袋后的墙砖。

宿醉的头痛加上磕碰的疼痛,本就不怎么清醒的我一定是更不清醒了,一定是的。

不然我也不会发现自己一个冲动,就站在了贺天的家门口。

直到按响门铃的那一刻我都还晕晕乎乎的,后悔已是于事无补,索性破罐子破摔开始砸门。

开门的是个漂亮的姑娘,眼特大脸特小,一看就是贺流氓喜欢的俏妹子类型。

“红……红毛?”

她歪头看向我,眼睛里有惊讶有疑惑。但是,她为什么会认识我?

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看到了揉着头发出来的贺天。

“谁啊大清早的——”

声音在看到我的瞬间戛然而止,迷蒙的双眼倏地睁开。

我有这么可怕?

这次我没有再错过他的惊讶。我看到他慢慢转过身,脚步似是不自觉的就迈向了我。

“红毛?你怎么……会来?”他讲话好慢,像是在确定什么。

假话是我来祝福你,真话是好想看到你。我打算把假话说成真的。

“我……想见你。”操,没想到真话脱口而出。

可怕的沉默。

我有点懊恼地抓抓头发,“我是说……昨晚忘了恭喜你。我……明天,我会去的。”

然后我转身就跑。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他。

跑出单元门才发现下雨了。杀千刀的天气,可我却没办法,就像我一直拿贺天什么办法也没有一样,我只能选择逃离。

“红毛!别走!等等,我……我有话跟你说!莫关山!”我听见他在后面喊我。

可是我才不要,我不要再等了,我浪费的时间已经够久了。

但我忘了他总是比我跑得快这一事实,八年前他能捉到我回去给他做饭,八年后他照样能抓住我的手臂,然后从背后紧紧抱住我。

我挣脱。他也没有坚持,只是扳过了我的身体正对着他。

雨下得很大,我其实看不太清楚他的脸。可是这个场景却终生刻在了我的记忆里,那么清晰。

我看着雨里的贺天,看着他掏了掏口袋,看着他单膝跪在了我的面前,手上举着一枚银色的指环。

那天他穿着一件单薄的深灰色短T和一条黑色的家居裤,前头松紧带松松垮垮的系着,头发被大雨打湿,软趴趴地趴在额头上,水柱汨汨流进他的眼睛里,但他坚持把眼睁得大大的看着我。

“红毛,八年前我……”他开口又顿住,刚刚直视着我的眼睛突然有些慌张地移开。

大概有几秒钟的间息,他重新抬起头来,眼神依旧坚定。
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语出惊人,我差点他妈没站稳。

“你开玩笑呢吧。”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

他摇摇头又紧盯着我,“我没喝多我很清醒,我是认真的。”

“自从遇见你,我知道你可能会成为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人,却没想到会这么重要。”

“我承认,一开始我的确是觉得你很有趣,纯粹想逗你玩玩。可是后来我总算信了有个词,叫日久生情。”

“我叫你来做饭不过是想和你待在一起哪怕多一秒,每一次打你之前其实我的初衷都只是想抱抱你,但是你又老不配合我。”

贺某人说着居然扁扁嘴。他这是还,委屈上了?

“我其实很后悔,第一次因为莫名其妙的性欲就那么莫名其妙的要了你,事后想想,你当时一定很难受,而我当时又那么不清醒,居然连句疼不疼都没问过你。”

“我不是真的要结婚,明天其实是为了给你求婚办的场子,发出去的是订婚请柬,上面写了咱俩的名字。”

“本来是要明天给你一个惊喜,可是我忍不住想见你,我实在控制不了我自己。我没想到今天你会来,我觉得这肯定是老天的意思,他也想让你明天直接就嫁给我。”

“我知道你还怪我。当初我必须走,我如果不听他的话,我大概真的再也不能回来见你了。现在你不用担心了,以后我们都可以一直在一起了。”

“哦还有,楼上的那女的是我堂姐,我叫她来帮我统筹策划的,但如果你吃醋了的话我其实也会很高兴。”

“我没想过要跟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在一起甚至结婚,因为我——”

不知不觉中雨势渐小,他的眼睛在氤氲的水汽中渐渐清晰。里面溢满了化不开的柔情。

“从一开始,我就只有你一个呀。”

.

.

“完了?”

“我本来准备了好长的一段词,可是今天一看到你,就全都忘了。”他自嘲地笑笑,“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真的是真心的。”

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心思纠结的都快缠到一块儿去了。

“我——我怎么就没收到请帖……”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,简直前言不搭后语。

贺天又掏掏口袋,把一张白底碎银卡片放在我手里。特别简单的样式,大大的烫金色花体英文“Wedding Day”,好像是他手写的“贺天&莫关山”,最下面的小字是时间地点。

我瞪着眼看了半天。没有什么肉麻的话,可我知道他一定很用心,琢磨着怎么感动不喜欢复杂的我。

毫无疑问,我被感动了。

“这个……防水不错。”然而不别扭就不是我了。

贺天眯着眼笑了笑,“这是你的独一份。本来想明天你答应后给你,然后直接宣誓结婚。”

“莫关山,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,想每天睁眼是你闭眼还是你,想每天起床睡前都抱着你亲亲你,想每天吃你做的饭,想和你一起养我们的孩子,想操你一辈子保护你一辈子。”靠,还是满脑子没正事,原形毕露了吧贺流氓。

他看我的眼神像……小狗一样可怜?还扑闪扑闪地闪着光?但是我……到底该不该信他?

我知道其实我心里早就有答案了。

我怎么舍得让他眼里好不容易燃起的光,就这样熄灭。

“连句正正经经的喜欢我都不说,还指望我答应?”我使劲板着脸抄起手,可我想我脸上的笑一定藏都藏不住。

贺天咧开嘴笑,像小孩一样。

“我不会跟你说喜欢你,因为我早就不喜欢你了。”说着执起我的左手,“莫关山,我爱你。而且我会一直爱你,嫁给我吧。”

他太深情了,深情得任谁都招架不住。

可是这份深情只属于我。

“我才不嫁,要娶也是我娶你。”

“好好好,关山,娶我吧。嗯?”贺天歪歪头看着我,明明笑得很坏,表情却无比认真。

我才意识到这个傻子居然还跪在冰冷的石板路上,有点自责,有点——不愿承认也存在的——心疼。

我反握住他的手,拽起他来,狠狠地吻了他的嘴唇。

贺天一手紧搂过我的腰,另一只手扣住我的后脑,汹涌的思念揉在凶猛的亲吻中。

.

.

仲春的雨水明明还很凉,我们触碰着的嘴唇和身体却都那么温热。

贺天离开的那天也是这样的雨,他亲吻我要我等着他,那是我心中的柔情深种。

我选择了相信他,而他,真的没有骗我。

混蛋,老子没白等你。

.

.

.

END=TBC

.

.

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摸个鱼,祝贺我们毛毛终于有名字。
莫关山真的是很好听的名字啊,关山在哪首诗里都很美
晏几道蛮喜欢用关山,道别后相思意
我比较喜欢这首《生查子》

关山梦魂长
鱼雁音尘少
两鬓可怜青
只为相思老

归梦碧纱窗
说与人人道
真个别离难
不似相逢好

应该会有后续,我觉得(嗯没错)
不过不知道贺天视角还是第三人称视角比较好
看心情吧

享用愉快❤

评论(19)

热度(163)